补齐法律短板实现权责法定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7-06-22 10:33

  记者观察

  本报记者 李海楠

  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八次会议6月22日在北京举行。此次会议迎来了提请大会初次审议的土壤污染防治法 (草案),也注定由此聚焦各界目光。毕竟,肩负弥补我国土壤污染防治法律制度空白重任的土壤污染防治立法,未来将为全社会树立起土壤污染防治权责法定的鲜明旗帜。

  土壤污染牵出的话题,在我国历来不缺少关注。自2016年以来,紧随大气、水污染防治步伐,土壤污染防治逐步成为高频词吸引各路有关媒体持续关注。截至今日,社会各界对土壤污染防治的关注热度始终不减。

  应该说,对于土壤污染治理,补齐法律缺位和空白,对当前我国土壤污染防治现状而言显然刻不容缓。特别是,土壤污染防治过程中各行为主体的权利义务、监管体制机制、职责分工、技术路线、治理原则以及相关配套的财税等措施,都有赖于一部专门的法律予以明确。

  一直以来,在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各个领域,一旦出现有损公共利益的事件后,似乎都可以一并将其原因归咎于违法成本低之上。这一点,在环境保护领域表现更甚。必须指出的是,土壤污染违法成本低甚至近乎无成本的事实依然存在。

  坊间对违法成本过低的声讨也客观印证着一个基本事实,即立法的空白已然成为我国土壤污染防治过程中的致命短板。法律的缺位导致法律责任、主体等认定存难,加剧了有关土壤污染违法案件的处理难度。比如,案件在行政执法向司法转移过程中受阻,抑或在司法审判实践中出现无法可依的尴尬。

  在学界占主流的观点也认为,正是因为我国土壤污染防治立法长期处于空白状态,且有关土壤污染防治的法律要求分散体现在环境污染防治、自然资源保护和农业类法律法规之中,才导致了土壤污染治理在司法实践中往往无法可依。

  正是基于土壤污染治理有着极高难度的客观事实,尽快补齐法律缺位短板、实现权责法定、为防治工作的开展形成有力的法律后盾,才显得更为迫切。

  谈及土壤污染治理,摸清底数尤为重要。此次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八次会议审议的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壤污染防治法(草案)》的说明(下称“说明”)指出,土壤污染状况详查和监测网络建设在按照规划推进,土壤污染防治标准体系正逐步建立,这些都有力地推动了全国土壤污染防治的深入开展,促进了土壤污染防治法(草案)的制定。

  此外,此前学界一致呼吁的土壤污染防治立法需要明确责任主体、明确防治原则;正确发挥政府、市场关系,确保污染治理和预防行为的长期可持续。如今看来,此次土壤污染防治法(草案)均将此一并纳入,明确规定了对政府、企业和公众土壤污染防治义务,标准、调查和规划制度,预防和保护,土壤污染的风险管控和修复以及土壤污染防治的经济措施等一系列内容。

  土壤污染具备累积性、持久性特征,土壤污染防治立法也应对相关治理工作的长期性和艰巨性有所体现。即相关内容须体现长期一致性,切忌急功近利。同时要规避短视思维,着眼构建严格的执行机制,确保土壤污染治理循序渐进,土壤污染预防长期开展。而确保严格执行、高效执法以及科学、公开、透明的评价体系和预防机制逐步形成,亦将让土壤增量污染无处遁形。

  显然,土壤污染防治法(草案)提请常委会审议标志着土壤污染立法进程再进一步,但土壤污染防治依旧任重道远。正如说明所指出的,将立法作为解决土壤污染问题的根本性措施,立足于我国发展阶段的现实,着眼于国家的长远利益,使土壤污染防治工作有法可依、有序进行。

  责任编辑: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